北京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查看: 250|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沃尔夫斯堡球衣: 葛志衛與黑龍江恒通電梯銷-售安裝有限公司人事爭議一審民事判決書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19-6-2 11:55:0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發布日期:2018-12-29
  
  黑龍江省集賢縣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2018)黑0521民初2333號
  
  原告:葛志衛,男,1969年5月13日出生,漢族,無職業,戶籍地)江蘇省溧陽市。
  
  法定代-理人:葛楊(原告葛志衛的女兒),1995年7月15日出生,女,1995年7月15日出生,漢族,淘寶客服人員,戶籍地江蘇省溧陽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狄蓉,江蘇麒凱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黑龍江恒通電梯銷-售安裝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辛巖松,系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勇,黑龍江遠東律師集團(佳木斯)事務所律師。
  
  原告葛志衛與被告黑龍江恒通電梯銷-售安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通公司)勞動爭議、人事爭議糾紛一案,本院于2018年9月7日立案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葛志衛的法定代-理人葛楊和委托訴訟代-理人狄蓉、恒通公司委托訴訟代-理人劉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葛志衛訴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決確認原、被告之間存在勞動關系;2.判令被告恒通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葛志衛有一位老鄉陳某,自稱其一直在恒通公司處安裝電梯,是恒通公司的項目經-理。2017年春節時,陳某找到葛志衛,讓葛志衛跟他一起去恒通公司處安裝電梯。2017年3月13日,葛志衛與黃某、趙某一同到恒通公司佳木斯項目部報到。在佳木斯的作了幾個項目后,便到集賢縣福利鎮學府雅苑項目安裝電梯。2017年9月8日,葛志衛在電梯井內工作時(只有其一人)受傷。葛志衛當時在具體操作什么不清楚,據陳某的人說,葛志衛是被上面掉落的錘子砸傷的。葛志衛受傷后于9時25分被送到雙鴨山煤炭總醫院救治,診斷為重度顱腦損傷、胸外傷、腹部閉合傷等。當天葛志衛的同事要求轉往上級醫院治療,并于13時15分辦-理了出院手續。15時轉入佳木斯市中心醫院,住院治療83天后于2017年11月29日出院;次日轉至葛志衛家所在地的江蘇省溧陽市中醫醫院住院治療,2017年12月18日出院。葛志衛在佳木斯治療的費用都是由陳某支付的,回到江蘇后的費用都是由葛志衛家屬承擔的。2018年5月24日,經葛楊申請,江蘇省溧陽市人民法院以(2018)蘇0481民特19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葛志衛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葛楊為葛志衛的監護人。無論陳某與恒通公司是何法律關系,但陳某作為個人,是沒有電梯安裝的資質的,學府雅苑電梯安裝單位是恒通公司,葛志衛在該項目從事電梯安裝,便是為恒通公司工作,恒通公司在該項目上也是獲得經濟利益的,故原、被告之間應當存在事實上的勞動關系。2018年8月30日,葛志衛向集賢縣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要求確認與恒通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系。30日當天,該仲裁委員會作出集勞人仲不字[2018]第46號不予受-理通知書,對葛志衛的申請不予受-理。葛志衛對此不服,特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及勞社部發〔2005〕12號文件第四條提起訴訟。
  
  另外,原告葛志衛的代-理人當庭表示:葛志衛與陳某沒有簽訂任何書面合同,也沒有填寫任何書面表格,陳某沒有給葛志衛交納任何社會保險;葛志衛的工資是按日結算,大約是每日三百多元,因為至今沒有正式支付工資所以不能確定具體數額是多少,工資支付是年底統一結算,平時只是由陳某的項目部給付生活費用。生活費的領取經過和具體方式代-理人不清楚,但是聽黃某和趙某說是由陳某給付現金,由個人去項目部在領款單上簽字;陳某每天早上會安排葛志衛當天的工作內容,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視具體工作量而定,沒有工作時就可以不去,陳某對葛志衛進行考勤記工。但據代-理人與黃某和趙某了解,以及事后家屬到陳某和恒通公司了解,葛志衛從2017年3月13日到出事前基本都是處于工作狀態;葛志衛工作期間如果請假或休假只要通知陳某就可以了,不需要陳某批準;其他與工作相關的制度如何約定的不清楚;陳某給葛志衛提供了包括安全繩、安全帽等在內的安全設備以及安裝工具;陳某需要葛志衛工作多久不清楚;據葛志衛的妻子講,出事后在收拾葛志衛的衣物時發現有葛志衛出入工地的出入證,再沒見過其他相關證件。
  
  被告恒通公司辯稱,恒通公司從事電梯銷-售業務,學府雅苑工程的電梯是從恒通公司購買的,由恒通公司負責安裝,陳某承攬了該工程的電梯安裝,雙方簽訂了承攬合同,恒通公司只是提供技術支持和品質監督,最后負責驗收。只有在安裝過程中出現技術問題,恒通公司才會派人去現場指導,平時不需要去現場。恒通公司是從電梯銷-售中獲利,安裝電梯沒有獲利。陳某并不是恒通公司的工作人員,但陳某有電梯安裝的特種設備安裝證書。恒通公司給陳某的工作人員投保了意外傷害險,被保險的工人名單中也有原告葛志衛這個人,但葛志衛并非恒通公司的工作人員,在恒通公司接到起訴狀之前確實有自稱是葛志衛親屬的人到恒通公司要求確認恒通公司與葛志衛有勞動關系,但被恒通公司拒絕了。葛志衛沒有證據證明其是在陳某承攬的電梯安裝項目中受傷的,也沒有證據證明陳某給其發放的是工資款。葛志衛的工作是由自己決定的,陳某沒有管-理權限,工作方式是干一次活記一次工,這些都說明葛志衛是給陳某提供勞務,而不是給恒通公司提供勞動,恒通公司與葛志衛之間沒有勞動關系。
  
  本院經審-理查明,被告恒通公司從事電梯銷-售業務,集賢縣福利鎮學府雅苑工程的電梯由從恒通公司銷-售并負責安裝。2017年7月24日,恒通公司與案外人陳某簽訂一份[合同書]。合同約定,恒通公司委托陳某安裝學府雅苑的電梯,合同總價款為221400元;恒通公司負責提供施工中的必要安裝資料及技術,產品調試、竣工驗收并出具驗收合格證,向政府主管部門辦-理相關手續;陳某獨立完成產品安裝,并負責施工過程中的具體事宜和費用,施工過程中出現重大安全事故及安裝質量問題,后果由陳某承擔;陳某應當通過恒通公司給入場的工作人員投保意外傷害保險。
  
  原告葛志衛為學府雅苑工程電梯安裝的工作人員。2017年9月8日,葛志衛在工作時受傷。葛志衛受傷后于9時25分被送到雙鴨山煤炭總醫院救治,診斷為重度顱腦損傷、胸外傷、腹部閉合傷等。當天13時15分葛志衛出院,15時轉入佳木斯市中心醫院,住院治療83天后于2017年11月29日出院;次日轉至江蘇省溧陽市中醫醫院住院治療,2017年12月18日出院。葛志衛在佳木斯治療的費用都是由陳某支付的。
  
  2018年5月24日,經原告葛志衛的女兒葛楊申請,江蘇省溧陽市人民法院以(2018)蘇0481民特19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葛志衛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葛楊為葛志衛的監護人。2018年8月30日,葛志衛向集賢縣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要求確認與恒通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系。30日當天,該仲裁委員會作出集勞人仲不字[2018]第46號不予受-理通知書,對葛志衛的申請不予受-理。葛志衛對此不服,提起本案的訴訟。
  
  以上事實的認定,有原、被告當庭陳述、自認,原告葛志衛提供的(2018)蘇0481民特19號民事判決書一份、集勞人仲不字(2018)第46號不予受-理通知書及送達回證各一份、雙鴨山雙礦醫院住院病案一份、佳木斯市中心醫院出院記錄一份、江蘇省溧陽市中醫醫院出院記錄一份,被告恒通公司提供的其與陳某的電梯安裝[合同書]一份,在卷佐證并經當庭質證,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及相關法律規定,勞動關系的成立,須一方為有用工主體資格的用人單位,另一方為自然人,且用人單位和自然人之間必須形成管-理與被管-理的隸屬關系。即勞動關系是否成立的判斷標準需要從用工主體和被用工人雙方資格以及是否存在勞動關系來判斷。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頒布的[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勞社部發〔2005〕12號)中,就確立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之間的勞動關系進行了規定,其中第一條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但同時具備下列情形的,勞動關系成立。(一)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二)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適用于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三)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第二條規定:用人單位未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系時可參照下列憑證:(一)工資支付憑證或記錄(職工工資發放花名冊)、繳納各項社會保險費的記錄;(二)用人單位向勞動者發放的“工作證”、“服務證”等能夠證明身份的證件;(三)勞動者填寫的用人單位招工招聘“登記表”、“報名表”等招用記錄;(四)考勤記錄;(五)其他勞動者的證言等。第四條規定:建筑施工、礦山企業等用人單位將工程(業務)或經營權發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自然人,對該組織或自然人招用的勞動者,由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方承擔用工主體責任。
  
  勞動關系包括事實勞動關系和法律勞動關系。而對于是否存在勞動關系這一基礎事實,是應由主張勞動關系存在的一方當事人承擔舉證責任的,具體到本案中,則應由原告葛志衛結合勞動關系的內在特征和外在顯征來承擔舉證責任。本案從外在顯征來看,沒有證據證實恒通公司曾對葛志衛發放工作證、工作服等能夠證明身份的證件,也沒有證據證實葛志衛填寫過恒通公司對其的招工招聘“登記表”、“報名表”等招用記錄。從內在特征來看,用人單位應對勞動者進行工作安排、勞動紀律等方面的實質性管-理。而根據葛志衛的自認,葛志衛系由案外人陳某招用,恒通公司未對葛志衛進行管-理,也未向葛志衛直接發放工資。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第四條也僅規定了由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方承擔用工主體責任,并未規定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方與該組織或自然人招用的人員形成勞動關系。因此,結合本案的證據及葛志衛的自認,無論陳某個人是否具備電梯安裝的質資,均不能認定葛志衛與恒通公司之間存在事實上的勞動關系。
  
  綜上所述,原告葛志衛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葛志衛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10元,減半收取計5元,由原告葛志衛承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黑龍江省雙鴨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二0一八年十二月六日
回復

沃尔夫斯堡大众 www.jjymwx.com.cn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沃尔夫斯堡大众  |聯系方式|在線咨詢

GMT+8, 2019-6-16 10:02 , Processed in 0.073109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沃尔夫斯堡大众 返回列表